暕殷

是个废物

上课偷偷摸。

小承小花可可爱爱,就是我画不出。
高P选手没滤镜会死。

空条博士的梦。


一个潦草粗糙的刀刀。(你看,格子都是歪的!!!!
不觉得花花说「锵锵~」的时候很可爱吗?我这么想着就画了下来。

想大半夜画刀刀。
*虽说tag打上了承花但并没有明显的cp向(甚至承太郎没有出现。
*有两个画面有参照原画的场景。
*两句话出自于花京院角色歌曲Goodbye Nostalgia(字丑

Goodbye Nostalgia这首歌无论是节奏还是歌词都完美契合了花京院典明这个角色。强烈推荐花厨去听₍₍ (̨̡ ‾᷄ᗣ‾᷅ )̧̢ ₎₎。没了。

深夜档选手再次上线。
摸了两条草得不行的🐟

完成一次㊙️任务
(不是性转

Dream in Venice

▲cp茶布,涉及微量茸米、草莓橘(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

▲对设定的一点点捏造和虚构

▲有剧情原话

布加拉提小队在威尼斯的一个岛上执行Boss下达的最后一条命令——把特里休带到钟楼的顶部。

这个任务的执行者是布加拉提,众人一致认为具备领导者能力的他能够胜任这个看似简单但却又需要谨慎的任务。

“不过嘛,我们的任务也到此结束了,”

“而且全组都平安无事,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阿帕基像是自顾自的感叹了一句,他不在意有没有人听到,但说出来时心里是释然的,阿帕基总是坠下的嘴角难得的溢出了些许笑意。他的视线放在这几个对未来几日已经开始做打算的少年身上,而米斯达像是任务已经结束,他支着下巴笑了:

“嘛,只是勉强保住性命而已啦。我们之后在威尼斯多玩几天吧,听说这里的饭菜很好吃啊。”

“这里的饭菜很好吃吗?”纳兰迦忍不住要插嘴说道,“我才想起来自己都快饿扁了。”

...

布加拉提的训斥声把两人正在激烈讨论的话题打断,他以命令的口吻安排小组成员们警戒四周,看似扫兴的话语在众人看来却习以为常,布加拉提时刻保持谨慎和理智的态度一直带领着这支还尚不成熟的小队一步步的攀登这个组织的高处,大家信任他,没有人会质疑他做出的判断和所下达的命令。

阿帕基是布加拉提小队的一员,和其他四个成员一样,他遵循着老板和队长的命令待在停靠岸边的小船上。布加拉提和特里休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但他眼眸里映出满载队友信任与期望的布加拉提被落日余晖所包揽,在夕阳之下显得格外耀眼的身影逐渐埋没于高大钟楼的阴影之下。

米斯达和纳兰迦是整个小队里的开心果,两人的年纪在小队里仅次于年长的布加拉提和阿帕基两人,但在心理年龄上却完全不及比两人年幼的福葛和乔鲁诺,他们纯粹而又简单,实力却不一般,保护别人有时却需要被保护,这样相似的两人走到一起——成了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行善积德的铁哥们。

他们的嚷嚷持续到福葛好心提醒布加拉提走出这栋建筑为止,装也不是,不装也不是,纳兰迦眼睛一转,不等布加拉提开口便套了个近乎,他夸张的张大嘴巴笑着,语无伦次的重复着“我就知道布加拉提能行”、“任务终于结束”的话,米斯达附和着。

布加拉提好气又好笑,他忍住笑意,板着脸仪式性的说老板和特里休的身影在昏暗的空间下逐渐淹没,老板的处理方式是他一贯的作风,而任务也就此宣告到此结束。他望了一眼乔鲁诺,酝酿了一下话语后意味深长的感谢他给自己带上象征幸运的虫子,乔鲁诺则以颔首作为回应,一旁阿帕基最看不惯两人眉来眼去的样子,他用鼻子发出一声闷哼。

经历了暗杀小队的追杀和一系列的奔波,任务告一段落对于布加拉提小队来说是最值得欢呼庆祝的,他们掩人耳目的让小船绕了好几个弯路后到达威尼斯陆地,布加拉提起身把视线投向那座岛上的钟楼,他坚信那个胆怯而迷茫的少女——特里休今后的人生,会在父亲的保护下不再颠沛流离的度过。至于老板已经在他本人并未发觉的情况下逐渐被揭开面目,只有乔鲁诺和布加拉提知道,当然,这是另外一回事了。

威尼斯有着那不勒斯不一样的风景,这座城市因地面下沉而被水包围,被称作“亚得里亚海明珠”,当地人认为上帝将眼泪流在这里,它的美丽,它的柔情,就好像一个漂浮在碧波之上浪漫的梦。

霞红随时间流逝而褪去,街市在灯和水波映出的光中明亮。布加拉提小队保持着一起行动的习惯,他们的身影出现在米斯达口中的每一家店,每一条街。威尼斯不大,但想要饱览这里每一隅的风光,还需待个三四天,在新的任务下达之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

最后,他们打算在酒吧里泡到小队里只剩下两三个意识清醒的人的时候再让他们拖着剩下的人找个住宿的地点。

“肯定是乔鲁诺或者布加拉提当那个清醒的家伙,”

纳兰迦用吸管喝着果味的低度数酒饮,他讨厌福葛严令禁止他喝威士忌或者朗姆,更讨厌福葛以“喝酒会降低智商成为低能儿”这个理由来制约他。

“切。”

纳兰迦闷闷不乐的往杯里吐气吹泡泡,紧接着他的大腿挨了坐在旁边的福葛一叉子。这个贵族出身的少爷,在悠哉享受甜品的时候被纳兰迦“吹泡泡”溅出的水染到了食物上。

米斯达是提议去酒吧的人,但他并不打算泡在酒精里而是泡在美女的怀抱里,他尽数用上了几年前把妹的技巧,但也许是衣着,又也许是话语的过时,米斯达目前没有达到自己真正的目的。

乔鲁诺不讨厌酒,他喜欢配着面包喝红酒,他的表情不喜不悲,是让人读不透的深邃,和米斯达两次出战任务后他们也称得上是生死之交,要说在小队的亲近程度,热情直率的米斯达则对乔鲁诺视如挚交,他也如此。

乔鲁诺有时会把注意力放在一处很久,在这威尼斯的晚上,他翡翠色的瞳孔被这个麦色皮肤的露腰少年所填满。

阿帕基没有在酒吧里待多久,他曾经尝试用酒精在自己的记忆里抹去那一段黑暗的过去,直到一个雨夜,那个打着雨伞的男人站在马路对面让他的生活出现了转折点。阿帕基的脑海里印着深刻的一幕——布加拉提严肃的命令他不要带着酒精逃避生活和过去。这个命令的有效期同样会一直在阿帕基的意识中持续下去,包括这个晚上。

他走出被酒水和蓝调歌曲缭绕的室内,阿帕基看到布加拉提的身影伏在攀上锈色的栏杆上,他走到布加拉提的身旁,一墙之隔的世界蓦然静下。他察觉到布加拉提可能有心事,又或许是细细品味这个陌生城市的夜景,但作为一个下属,他不应该过问上司的事。

“阿帕基?”

布加拉提略带不解的看着这个高大的银发男人,他不清楚阿帕基要站过来的意图。

“布加拉提,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干部。”阿帕基的语调毫无波澜,这样低沉的嗓音直观的映现他沉闷的性格,他接着说。“我很高兴你能完成任务安全回到这个小队里。”回到我身边。但阿帕基在这了句。他没有把最后一句话说出口,而是生硬地噎在喉腔。

阿帕基说话的时候不會直视人,他习惯性的回避、躲闪,又或是索性闭上眼睛,抬起下颚到一个适当的角度望天。布加拉提和阿帕基恰恰相反,他望向那个阖着眼的男人,抬起手绕过他的脖子拍了拍他肩膀。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阿帕基。”

阿帕基在一个小店旁的室外座位上醒来,他惊愕的查看四周,空无一人。在短时间的回忆中,他想起他遭到Boss的袭击,在心脏骤停的一瞬间死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阿帕基怅然若失的将背靠在椅背上,他迷茫,他无助,他像生前活在过去阴影的自己。

但他不确信,他还想回到那个地方,操控替身在海岸边倒退播放十五年前的事情。

他也想跟布加拉提一起行动,一起战斗,靠在威尼斯酒吧门前的栏杆上。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只有肢体和视线的重叠。

那个梦过于真实,让他后悔自己睁眼醒来。

“雷欧。”

熟悉的声音响彻耳畔,阿帕基的心口处仿佛被什么抨击,他蓦然回首,马路对面的那个男人把收拢的伞支在地上,用平淡的语气唤他的名字。阿帕基的嘴角在颤抖,他抑制不住翻涌的心绪,他鼻腔酸涩,眼眶噙满泪水。他知道他要说什么,他知道他要做什么,但阿帕基起身朝白衣男子奔去,把他拥进怀里,把脸埋进他的颈窝。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布加拉提把手绕过他的脖子,轻轻搭上他的肩膀。

他凑近阿帕基的耳畔轻声说道。

「阿帕基,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内心持续慌张中




万年鸽子上线!交个十多分钟的潦草党费。
啊哈!!JOJO,我入坑了!!!(你他妈
嗲波罗为什么要迫害我茶哥布姐?

2018.7.15堂吉诃德.罗西南迪生贺/柯罗柯

←爽文短打向。

←通篇基本走原著,均为互攻无差。

←其实,是玻璃渣喔。

←Happy end




【Gods and redemption.】








childhood.




罗西南迪这一生匆匆。但他自我感觉很充实。


过去在童年时期随放弃天龙人特权的双亲迁离圣地马力乔亚,只长到母亲大腿部的小罗西表达能力并不优秀。玛丽乔亚过于富裕的环境造就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和大众天龙人慵懒安逸的性格。小孩还未褪去的依赖本性促使罗西南迪无时不依偎在亲人身边。

无论家人做了怎样的决定,父亲大人舍弃了名誉声望和无尽的财富,移迁到本就与玛丽乔亚毫无界限的人世间,他并不反对。比起亲哥哥多弗朗明哥,罗西南迪显得那样的和顺温柔。

就像远航的帆船,并非时刻一帆风顺,有风浪也有颠簸。随时会辗转翻覆的船体就像人生。

失去天龙人的身份后被曾受天龙人迫害的村民施以报复,甚至在那一刻罗西都不会心生憎恨。也许取代恨意更多的是害怕和恐惧,一味掉泪泄愤心绪。

这可以充足的为罗西在经历一系列事情后变得缺根筋作为理证实吧?无论是在与上司交谈或是与罗开玩笑时,他会用不同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

「尽管经过了那么多严格的训练,马虎的毛病可一点都没得到改进呢。」



Undercover,Joker and silent.



少年时期的明哥心中余留着理性和情感,他没能在最初把冒着烟的枪口对准自己的亲生弟弟,不辞而别的再没有回头,把弟弟一人弃在海岸。

罗西南迪遇到了战国先生,那位把他引上正轨,曾经的海军大将。善良而富有正义感的大将不会忽略每一个遗孤孩子,因此罗西南迪顺理成章的被接纳收养成为了海军。多年不相见的亲哥哥容貌呈现在醒目而突兀的通缉令上,他瞳孔里充斥着惆怅与失落。明哥组建海贼团出海之后极具正义感的罗西为了阻止哥哥而作为海军的卧底回到家族。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维尔戈前往海军担任卧底时,他接替其成为继任「红心」。

这就是为什麽,获得了柯拉松这个代号的原因吧。家族里的人会亲切的称他为「柯拉先生」,但从来不会得到回应。别想了,一声都没有。寂静人永远保持只属于他个人专利的沉默。

披着黑色的羽毛大衣,而他还习惯在右眼眶和嘴部画上小丑般的彩妆口红。没人会很在意这一点,也没人会愿意理会。毕竟闻风丧胆的堂吉诃德黑道家族,多出几个另类的干部也见怪不怪了。

扮演着没人笑话自己的小丑角色,嘴角看上去永远上扬至一个夸张弧度的笑容。



Special boy.



罗西南迪装作很讨厌小孩,甚至是厌恶的样子,真正的目的是通过欺负的方式,让来访的孩子感到害怕,从而远离这个糜烂透彻的家族和生性残暴恶劣的少主。

他不经意的瞟了眼那眉目沾染了七分戾色,三分厌恶的孩子。这是罗西首次与童年时期的罗相遇的时候。

为了让罗离开多弗,他选择更加偏激的举动,然后抬起手把罗扔出窗外。因此被罗记恨。那个善良的男人一定在暗自哭泣吧?比起任何人他都要刻骨铭心的痛苦着,每一天。但他希望吃了苦的男孩会放弃自己可贵的坚持。前途不应该就这样被禁锢在这里。

罗西南迪的举动并不能与罗的执着抗衡。那是超脱小孩的毅力。他并没有放弃,隔三五次的就会毫不留情的把罗揍得鼻青脸肿,或是头破血流。

罗西南迪偶尔会关注时事政治的消息,却在垃圾场看报纸的时候被罗从后面持刀刺穿腹部偏上的位置,但柯拉松不仅没有追究罗的行为,反而帮罗掩瞒自己的伤口。

 「没事」。


 「敌人」。


 「已经干掉了」。

特拉法尔加.D.瓦铁尔.罗。

他无意间听见罗的名字,并顺水推舟的告诉罗「D」的意义,劝说罗离开多弗朗明哥。这个固执而性情恶劣的小鬼并不领情,没大没小的朝罗西南迪嚷了几声便顺利从他身边溜走。

已经暴露的话,就没法在僵持下去了。罗西南迪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态抬头望向自己充满威慑力哥哥。他没有说什么,很平淡。就像往常那样发出了一声不掺携任何感情的命令便扬长而去,一阵窃笑让他却格外的安心。

罗西南迪整个人几近瘫软在地上了。

他永远都不会忘却那么刻骨铭心的一晚上。一个刀伤、一个顽劣的小鬼。罗西南迪可能这辈子也想不到他会为这个悲惨的家伙付出自己的一切。

虽然过了半年但没有寻到好的医生治罗的病,反倒还让每一次以失败告终的罗满擒眼泪饱受煎熬,后得从哥哥透露的消息里得知海军准备大量的金钱,准备从一个糟糕透顶的海贼团里购得能力颇强的手术果实,于是带着罗冒着前往约定交易的地点。

与此同时也要让战国先生和海军同僚们把北海的黑暗面曝光啊..。

这个岛屿布满堆积的白雪,就如同罗皮肤上逐渐蔓延扩大面积的白斑上那样白皙,他用能力悄无声息的袭击恶魔果实得主所在的屋子,索性抢夺手术果实。 这一刻的红心先生毫不修饰的展露了笑容。他心里交织了许许多多的感情,对罗。对救赎一个生命的渴望。

雪地不免让疾行的高大男子仰后翻滚。曾经发出的感慨让他不仅仅是经历了辗转反侧后的一点晕眩,还有接踵而来的枪子贯穿他的腹部。

但他成功了。罗带着欣喜如失而复得的目光望着他。但罗并不能完全安心,长期的压抑与绝望给他带来了不自信心。他连死亡都没有与其挣扎过,甚至任由命运摆布支配着他。罗看上去有点失落。但我吃了这东西,也不见得能治好我的病。疾病是他一生难挺过的坎。但总会有人悄悄的帮他抚平疼痛。

这个少年身上经历的翻覆坎坷,却能在半年间、失去了至亲后展露出真切开怀的笑容。这样的笑意让罗西安心。如释重负。他因为剧烈疼痛刺激神经的感觉而就这样倾倒在雪地。

他的毅力做着顽强的抗衡,为了让这个少年不再经历痛苦,不再失去幸福。

同时,让疾病带来的死亡降临在他身上。

罗怔怔的望着这个还在对自己笑着逞强的男人,迫切的张开双手想迅速接纳自己的能力。更加渴望的是让这个为了他而千疮百孔的男人不要那么疲惫吧。好起来,快好起来。他撕心裂肺的喊着,气喘吁吁。不断呼气的罗却格外认真。血快别流了,别流了。手术的力量,全部给我好起来。

一点点感觉都没有,明明就像魔法那样神奇。柯拉先生却皱着眉头扯出一个笑容,这不是那种像魔法一样的能力啊。

是他造就了真正的奇迹,也迎来全然的痛苦与沉重。你就像一个独一无二的神灵大人。

这一颗恶魔果实。就如同它的外形是一个赤红色的心脏,饱含着罗西南迪对这个可怜小鬼的爱与无微不至的关怀。



Weeping and evanescent.



罗西南迪和罗是两只渴望自由,却没有真正达到目的而被无情与冷酷禁锢在牢笼里的鸟。

但真正的希望是关不住的,罗西南迪并不选择坐以待毙,他以生命吟诵了一曲赞歌,以情感渲染一片风光,以善良描摹不朽画卷。

尽管黑羽洒下,又或者头破血流,甚至是迎来死亡,他也要归还他一片自由的天地。

——彼はもう自由だ!!。罗西南迪仍旧记得濒临死亡的时候自己的意识已经模糊。身上枪口不计其数。遍布猩红血渍多半风干呈褐红凝成血块。雪夜凄风掠过这周围,就仿似缀着锋芒刀刃落下。这堪称是雪上加霜。那個具有压倒性的男人、一個疯子。多弗朗明哥。

「罗从如同毁灭的你身上,得不到任何有意义的东西。放过他吧。」

他到底还是自由的啊。罗西南迪的笑容此时此刻并不牵强。就像是在无数个岛屿上与罗打闹玩笑那样平静得快要让人哭出来。


「那家伙不应该受到你的限制。羅。他应当是拥有自由的男人。罗不会再听妳的话了。多弗。他战胜了三年后就会死去的「命运」。他已经不是那個迷失了自我,误打误撞跑到某个「疯狂海贼」身边的罗了。」

罗西南迪脑海中如同走马灯那样回放着这一幕幕,从最初,到现在的最终。他没有什么遗憾的,他眼前不时的映现出帽檐阴影下少年恨透世间的眼神,至今却是因为自己变成感恩人间的孩子。

那这样的话,就还算是有一点优越感吧?也许真的并不失败。


枪声响彻耳畔,罗与罗西的距离只有箱子木板宽度之隔,在禁闭的空间里发不出声音,闷闷的喉腔被堵得毫无缝隙。罗想要呼喊,想要大声的哭泣,甚至想闯开隔开两人的界限紧紧的把高大的男人抱住,仅仅只是环着腰就已经足矣,罗可以感受到这样利索的子弹声在接连了几下无疑是多弗朗明哥开的枪。

他太善良。善良到一个令人担心的地步。

因为是血亲,因为是亲生的兄长。罗西南迪甚至无法对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人扣下扳机。

冰冷子弹应声迎面颗颗不失直指膛腹落于各处,罗西南迪口中含的香烟因疼痛而滑落。他喉腔溢出的腥甜再是大声咳出血渍从缝隙喷溅洒出。罗西南迪就像断线的木偶,只身倾倒地面顿时失了重心,眸前世界翻覆颠倒渐而随着意识褪了色。他想打个盹。可惜疼痛感让他不能。


马林代码,01746,海军本部,罗西南迪中佐。

他用后脑勺轻轻叩击了两下身后的箱子,声音不大,但罗听得一清二楚。

「我说谎了,抱歉啊。我不想成为你讨厌的人。」

罗瞪大了眼睛,他真的很难忘却。柯拉先生说着这样的话语时肯定是自信的笑着吧。隔音壁却像是屏蔽了一切,而不仅仅只是声息。可是,事到如今他还在说些什麽啊。这种事情罗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因为根本讨厌不了这个马马虎虎的家伙啊。

這是一场骗局,罗西南迪在一天内欺骗了三个人。战国先生。「我不會去岛上的。」他也是这么想、他會尽可能远离那個岛。

「會陪你环游世界喔。」毕竟那是他的亲哥哥,是不会對他下殺手的。他會想办法抽身的哦。

我只是回来了而已。我的哥哥。以你家族成员的身份,那不会被撇到一边去的吧。

我是海军。

...

...

还不行,还不行,罗西南迪还在挣扎着,与逐渐腐朽的生命抵抗,他手指动了一下。因为要活的久一点,因为现在就死的话..。

罗身上的能力就会被解除。这个混小鬼一定在哭泣吧,那稍微延长一点时限,罗西南迪未免不能再一次让所谓的魔法和奇迹降临在罗身上。

声音,动静会被听到,所以请快跑吧。罗。趁着现在还没人发觉,安静的去远方。

这算是一种释怀吗?那一天罗过得并不糟糕。但在他能哭出声的那一刻他却是真正的绝望,他的声音开始清晰,逐渐溢出了喉腔,在每一处的生灵震撼着,这象征着什么呢?哭出来的时候也正是这样的魔法就如同罗西南迪的能力那样悄然无声的消失。

并不安静,却很沉重。罗西南迪又让罗联想到了一位儿时的修女,挂着同样令人安逸而心安的笑意,也同样让他痛哭流涕。

那只鸟儿冲破了所谓的鸟笼,遍体鳞伤,托着幼鸟雏儿归还他一片宽阔无垠的蓝天,那是自由,并不取决于一个人,那是精神上的寄托。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绝望的,充满慈悲之心的救赎之光一定会像这样再次降临在你的身上。寂静果实并不无用,他创造的却像是魔法?因为他用这样的安静换取了奇迹。


时间点又重新辗转回到了曾经那个被头帘遮掩眼眸,笨手笨脚的孩童,他很少作笑,无时不放声哭泣,他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自然会是以哭声应允,死去却挂着毫无瑕疵的委婉笑容,这是罗西南迪中佐、噢不,红心柯拉先生给自己画上人生的休止符号,罗西南迪很想获得一个救赎罗的机会,他成功了,也离逝了。就像一句话阐述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喂,罗。

我爱你哟!!!!

..好了、我们在旁边的小镇再会吧。



Bad end.


2018.5.5迪达拉生贺/微蝎迪

爽文短打向,顾名思义的短。

←通篇基本原著,均有组织成员出现,微cp向了解一下。

←其实,是玻璃渣喔。


The bomb should have exploded.


这個年仅十二岁的孩子,出于对各种的执着,甚至是超出底线的去做一些在他看来震撼的事情。

——恐怖袭击?

在他看来仅仅只是去证明艺术,以及艺术被承认的沾沾自喜,自幼便酿造了狂妄倔强的性格,极强自尊心促使他在没有顾忌后果的情况下可以无法无天。活在自己精神世界里的小霸王。


兴许是眼界未得到开拓,又或是遇到的皆是轻易爆破的杂碎,人生中少有的败北使他受挫。

迪达拉认为「这样的艺术难道不是完美的吗」,超出估算的实力,那个宇智波的血统让人妒忌。宇智波鼬是迪达拉得到起爆黏土后,第一个让他尝到苦果的对手。在当初和鼬的战斗中,由于输给了幻术,加上他看到鼬的写轮眼,感受到他的强大,不自觉的将鼬的能力认为是一种艺术,这次事件让他感到莫大的羞辱和不甘,以及恨意。

迟早要让他引以为傲的瞳孔连同他的身躯一同灰飞烟灭,嗯。

迪达拉仰天望着无奈叹了口气,出于稚嫩的喉腔,和处世陌生的灵魂深处,他湛蓝色的眸底晕开强烈的追求。还不赖吧,也许也能找到一条出路。

宇智波鼬啊,这个木叶灭族的写轮眼鼬。迪达拉有时会这样思考着,关于自己的克星、对手来说,那副毫不在意的面容在他看来是轻狂,对自己艺术的满不在乎、嗤之以鼻。

他始终相信自己的能力是最强的,他所做出来的作品,每个见识过的人都是感到害怕、惊叹、以及绝望,他的艺术应该是完美无缺的才对,但是那双写轮眼却没有任何一丝动摇,甚至让迪达拉又恨又羡慕,这样的耻辱深深的刺进迪达拉的内心,并转化为憎恨,于是他决定一定要打败写轮眼。

「晓」也许会给他提供良好的契机和历练的机会吧?

他被迫把散乱金发捆起、戴上象征性的戒指「青龙」,黑色宽大的袍子几近笼罩了全部的躯体。——Akatsuki?每个人来到这里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但几乎都是被强行推一把,荒唐。是他心甘情愿的加入这一场闹剧。验证了在数年后他对蝎说出的这一句话:


「艺术家不追求更强的刺激的话,感情就会变迟钝的,蝎兄,传闻九尾的人柱力是非常强的,嗯。」



Impressive and revere,or friendship?

——赤砂蝎大哥。

期初只听闻组织成员一口一个「蝎」,再看看那被黑色大袍笼罩的丑陋身躯,简直是不能在难看了啊——这样缺乏艺术感的存在怎么会出现,仅仅只是逗小孩的玩具吧。嗯。

追击大蛇丸是他进入晓组织不久后的一個任务,迪达拉始终难以忘记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他与蝎的一段简短谈话。

大概是关于大蛇丸的认知和深入的探讨,与蝎和鼬都有交集,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迪达拉这样想着勾起唇角,那样只有纯粹思想才能流露出的自信笑容,毫不掩饰少年的野心。一点都没有,修饰过的痕迹。

被鼬甩掉的家伙,和被蝎嫌弃、甚至谈及厌恶的货色。

在第二天就差点要被迪达拉和蝎双双搭档解决的垃圾。果不其然,只有目睹了才知道大蛇丸确是如此令人头皮发麻,从某种程度来说。迪达拉这么笃定的认为,下了决心下次遇见这个混蛋要让他湮灭化作灰烬。

蝎大哥的艺术还不赖嘛。当然我可没有要承认你艺术的意思,嗯。

他倚在巨大的黏土白鸟之上垂首目睹着简短的磕碰后,蝎占据了上峰。

那就是蝎兄的艺术吗?



farewell.


和蝎不同,迪达拉不将艺术看作是永恒不朽,而追求于一瞬。迪达拉除了认为自己的能力就是艺术,加入晓之后,他看到其它成员的许多不同的能力,于是他认为晓的成员们,他们的特有能力都是一种艺术,加上捕捉尾兽刺激的战斗过程,相当符合艺术家追求的特质,因此迪达拉认为晓是一个「艺术家团体」,对于自己身为晓的一员,从开始的极不情愿直到后来他感到很骄傲。

交汇多了就会心生情感。是战斗的交情,和前后辈的认可。到达了出生入死的地步,迪达拉不会想到蝎故乡的风影的威慑力和影响力。

捅出了很大一个篓子,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大家都是寻求艺术到达狂热,别人眼中的疯子,做自己的艺术家,用精神的丰富来绘画、来诠释,我所追求的是那么奢侈!那么值得歌颂!如此辉煌!

先是在定为临时根据地的巨大石窟,再是到一块块不平整的岩石砌成的四面石壁,继而颠沛流离奔波到达一片密集森林地带,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就是这样简单又不凡的画上休止符号。直到还没有亲自目睹,连一句寒酸可笑的道别都说不上,是矫情吧,那家伙怎么会失败。

除了宇智波鼬那次失败以外,最为不予置信的一次战斗。迪达拉吸鼻子的动作都做不出,因为双臂空空促使知觉感官麻木。



The Artist.

在身体炙热前,迪达拉怒视着面前这个看似游刃有余,其实早已和自己同样精疲力尽的敌人,他感到一种不甘和仇恨喷涌在心头,走到这一步只为了证明什麽?

贯彻全身一股滚烫热血,响彻灵魂壮歌的神圣,——生命的升华:CO。迪达拉左胸的嘴巴连结心脏的经络系统,当吞咽下黏土后迅速集中身体所有的查克拉,最后整个身体变成一颗炸弹引爆。对于宇智波带来的耻辱,他选择将自己的生命升华为艺术作品,利用那巨大终极爆炸的一刻,来超越宇智波一族,爆炸时双手张开的形状,是为了展示他尽善尽美的终极艺术。

迪达拉记得在临走前一天,他和蝎还有过这么一段交谈。

少言寡语的蝎,显得迪达拉是在自说自话,在他诞辰的那一天,出于青年还未有褪尽、对自己认可的兴奋和激动。


「——艺术家不追求更强的刺激的话,感情就会变迟钝的,蝎兄。」

「那种东西我不需要。」

「——虽然同样作为创造者,我是非常尊敬你的,但是,艺术是美丽而短暂的,消失那一瞬间才称为美丽,嗯。」

「迪达拉,你这家伙,想惹我发火吗?」

「——所以,刚才不是说过你可能会生气吗?」

「——我的艺术就是爆炸那一瞬,和大哥那种让人吃惊的人偶喜剧从根本上就是不同的!」


明天就要做好准备迎战了、木叶的杂碎小鬼们赶过来了,蝎兄可不要轻易死掉呀。嗯。绝对是我的艺术会更胜一筹!

那样即瞬而逝的存在,一点都不会迟疑、不会眷恋活着世上的一切,就像花瓣凋零,尽管边缘已经枯萎,那也是一种美学。


曾经的曾经,背面是高山,蝎和迪达拉就在那个被花树包围的地方,随着响彻世间的轰炸声,一朵花瓣就那样落在迪达拉的肩膀上。



——我们生来本就是艺术中人。



HAPPY  END